您现在的位置是: 要闻 > 银行 > 银行资讯 > > 正文

南京银行深陷多事之秋:不良贷款存疑 屡遭行政处罚

时间:2019-10-25 15:33:34 来源:中国网财经 发布者:DN032

(记者 赵雅芝) 近日,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对南京银行(601009,股吧)再融资发出反馈意见,要求南京银行说明不良贷款划归、现金流波动、债券投资金额较大等原因和合理性,向南京银行提出十大项20条反馈意见。这是南京银行定增方案或证监会受理后,首次披露最新进展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南京银行此次定增可谓历经坎坷。2018年7月,南京银行定增方案遭到证监会否决,成为首例被监管部门否决的上市银行再融资方案。此后,南京银行两次修改定增方案,但至今仍为获通过。

中国网财经记者就监管反馈意见及定增计划等问题致函南京银行,对方仅回复:定增事项将根据相关规定,及时予以公告。

不良贷款存疑 屡遭行政处罚

证监会反馈意见显示,最近一期末,南京银行逾期3个月以上贷款未划归不良贷款,要求该行说明未划归不良贷款的原因及合理性。截至2019年6月末,南京银行不良贷款率0.89%,拨备覆盖率为415.5%。根据监管要求,逾期90天以上贷款应计入不良贷款之中,记者就未划归不良贷款金额以及占比情况等问题致函南京银行,截止发稿前,该行未回复此问题。

此外,南京银行受到的行政处罚也被监管重点提及。反馈意见显示,南京银行及其分支机构报告期内受到行政处罚多起,特别是江苏银保监局以苏银监罚决字[2018]1号文对公司作出罚款3230万元的处罚。要求南京银行补充披露报告期内受到的行政处罚情况和整改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南京银行已收到多起行政处罚。2019年3月,南京银行北京西坝河支行因贷款业务违规,被责令改正罚款80万元;2019年5月,南京银行北京分行违规审批发放贷款被罚款50万元;同月,南京银行上海分行因违规向部分关系人发放信用贷款,发放部分个人消费贷款未跟踪检查,被合计罚款259万元。

5月15日,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网站公布了关于南京银行的自律处分信息,南京银行作为债务融资工具“17泰州滨江MTN001”主承销商,存在三条违反银行间市场相关自律规则的行为。对此,交易商协会给予该行诫勉谈话处分,责令其针对本次事件进行全面深入的整改。

5月20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关于外汇委会案例的通报,通报称,2016年2月至3月,南京银行上海浦东支行凭企业虚假提单办理转口贸易付汇业务。该行为违反《外汇管理条例》,处以罚没款80万元人民币。

定增之路一波三折仍未果

事实上,距离南京银行董事会首次通过定增预案已过两年有余。2017年7月31日,南京银行董事会首次通过了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发行对象共5名,分别为南京紫金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紫金投资”)、南京高科(600064,股吧)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南京高科”)、太平人寿保险有限公司(下称“太平人寿”)、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凤凰集团”)和江苏交通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交通控股”),合计拟认购不超过16.95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40亿元。

但该定增方案于2018年7月遭到证监会否决,成为首例被监管部门否决的上市银行再融资方案。

今年5月,南京银行再次公布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发行对象由5名改为4名,分别是法国巴黎银行、紫金投资、交通控股和江苏省烟草公司。从名单上来看,较此前遭否决的议案中,多出了法国巴黎银行和江苏省烟草公司,少了南京高科,凤凰集团与太平人寿三家公司,发行数量和募集金额仍保持与上一方案相同。

今年七月,南京银行再次修改定增方案。发行对象油4名再次减少为3名,分别是法国巴黎银行、交通控股和江苏省烟草公司,发行数量由不超过16.96亿股调整为不超过15.25亿股;募集资金总额由不超过140亿元调整为不超过116.19亿元。

行长任期内辞职

除定增一波三折,罚单缠身等问题外,南京银行还因高管“失联”、行长辞职等事备受关注。

此前,就在140亿定增方案重启后的第三天,南京银行原行长束行农因工作调动辞去南京银行董事、董事会风险管理委员会主任委员、发展战略委员会委员、行长、财务负责人以及公司授权代表职务,赴南京新农集团就职。

作为债券行业第一批交易员,束行农称得上是南京银行银行间债券交易市场以及债券投行业务的元老级人物,曾掌管南京银行资金运营中心长达十多年,为南京银行培养了许多债市专业人才。,在束行农的带领下,也为南京银行赢得了“债市黄埔军校”之称。

作为我国债券行业的第一批交易员,束行农参与了南京银行银行间债券交易市场的建设以及债券投行业务,掌管南京银行资金运营中心长达十多年,为南京银行培养了许多债市专业人才。在束行农的带领下,也为南京银行赢得了“债市黄埔军校”之称。

今年2月,南京银行资管中心老总戴娟等三人被带走,至今仍没有披露具体事由。值得关注的是,戴娟是束行农一手栽培起来的“债市一姐”,双方上下级关系达十几年之久。

接连损失“债市一姐”戴娟与“债市专家”束行农,对南京银行债券业务与营业收入等也造成一定压力。财报显示,2018年南京银行仅债券投资收入一项就达101.82亿元,占该行营业收入近两成;债券承销收入达10.69亿,占该行手续费及佣金收入25.88%。

此外,南京银行行长人选至今仍为落定。束行农辞任后,一直由董事长胡升荣暂时代为履行南京银行行长职责。

热门标签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合作| 法律声明| 广告投放

版权所有? 2017 bet36体育排球比分直播_bet36体育娱乐_bet36信得过吗网bet36体育排球比分直播_bet36体育娱乐_bet36信得过吗财经网

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网站声明。本站不作任何非法律允许范围内服务!